华泰视角
首页 华泰视角 文化之窗

旅游业的下一个拐点来了:直播带来的旅游产业链变革

财经无忌 2020-04-09 334 分享到:

0aea_b.jpg


一趟不用说走就走的旅行

即便在5年前就曾经抱着镜头深入过肯尼亚盗猎的一线,每一次讲起南非动物保护院发生过的那些故事,这张年轻的80后面孔依旧冲动感慨。“看——这里的三头狮子,还是宝宝的时候,就在非洲某个国家的机场被警察截获。那一天,他们的命运本是被运到亚洲的动物园,或者是富人的私家花园当宠物。”

“如今,虽然它们再也回不了大自然了,在这儿尽量快乐地度过余生,也挺好。”夕阳下,他向围栏后的兽群深深看去,眼睛友善而深邃,即便隔着屏幕,也能感觉到一种对待老朋友的温和。

对着镜头说话的人,名叫黄泓翔。几年前,这位潮汕小伙因为卧底调查非洲象牙交易项目,作为唯一一个亚洲面孔参与拍摄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入围影片《象牙游戏》,而一举成名。此后,他在肯尼亚创办了“中南屋”,与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和可持续发展组织合作,在非洲南美东南亚等地设立了大猫孤儿院、红毛猩猩救助中心等公益实践基地,帮助中国青年人“走出去、看世界”。

而此时此刻,他的身份多了一重——抖音“云端旅游局”的主播。在镜头前,黄泓翔一边分享着“中南屋”的工作,一遍讲解这里的情况、和他自己的故事。

与抖音直播连线,这是一幅奇景。4月5日,下午两点的南非,正处于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间。“动物王国”里数以百万的子民蠢蠢欲动,寻找着旷野之上隐蔽的机会;而在1万公里以外的中国,处在2020年的第一个“小长假”的年轻男女,刚刚吃完晚饭、点开抖音,期待着世界另一头在发生着什么。

一场“足不出户,就能看大千世界”的海报,在抖音的弹屏页面跳了出来,引他们进入。疫情封住了脚步,而在“朗读者”黄泓翔的讲述中,南非迷人而充满活力的景色,透过屏幕,翻转夜色,打开了中国人久未遥望的双眼。草原上自然纤毫毕现的律动,适逢其时。

在这场1个小时的直播中,黄泓翔的“中南屋”的观看人数超过105万人次。实际上,这只是抖音直播“云端旅游局”的一隅。

清明假期期间,抖音直播开辟了一种新的旅游方式:既囊罗了辽阔的非洲草原和动物世界,也包罗了故宫的宁静庄严。后者2020年的首次直播,就在抖音云旅游上演。

抖音直播的想象力,其实不止如此——这趟旅行,甚至突破了天际。4月6日,抖音“云端旅游局”太空直播,连通了国际空间站外部机载高清摄像头,从寂静震撼的太空视角,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,直播地球家园的云卷云舒,日出日落。

那个宁静壮美的蓝色星球,也成为了一个遥远的景点。当晚的地球直播吸引了超过80万人观看。

疫情之下,宅经济大行其道,视频直播及其相关行业飞速成熟。抖音对于直播的想象力,当然不仅仅止步于一晚带货1.7亿元的老罗。上浩荡宇宙、下广袤草原,入张家界的峡谷仙境,温西安的大唐一梦,看洛阳老子隐居地的胜景,读开封府上清明河园的画,感婺源的花海与敦煌文明的回响……

抖音,将直播的镜头从直播间拆了出来,对准了世界的盛景。

以清明假期为契机,我们感受到,它正试图破局——抖音在思考,如何用崛起的新媒体技术与资源,去对接,甚至是去冲破多个行业的难点。

或许,一种新的“旅行形式”和旅游经济,正在此间酝酿着,发酵着,成熟着。


“爬上云端”,中国旅游业的拐点

换个角度看,抖音“云端旅游局”的横空出世,意味着中国旅游业正式“爬上云端”。这首先是时运所邀。

疫情期间,全国旅游业遭受重创。以OTA行业为代表的企业携程为例。根据已经披露的新闻,春节期间,携程退单量高达数百万,超过7000多人的客服中心,为了退单,员工甚至要13小时连续工作。预计2020年Q1运营亏损将超过17亿。

覆巢之下无完卵。旅游业作为一个整合型产业,太多的相关行业唇亡齿寒。据机构预测,这一季度中国餐饮、民航两行业同比将分别下滑三成和四成。民宿、密室逃脱、专业旅游,这些“小树杈”,一大片一大片地“突然死亡”。

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疫情的“黑天鹅效应”也好,行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好,旅游业亟需“倒逼进化”。随着疫情的放缓,春季的深入,下一步旅游业很可能迎来一波报复性反弹。那么流量归谁?怎么把流量引进门?

如何提前布局,提前驾驭,突然变成了决定生死的按钮。飞速发展的直播产业,也许,正是这场“进化”最重要的爆破点。

实际上,好的宣传内容,本就是旅游业最关键的“导线”。在UGC平台崛起之前,用户的旅游需求,是被完整、连贯的PGC内容触发的。比如书籍、游记、纪录片等。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开始,新媒体平台的诞生和UGC内容的大爆发,旅游内容通向消费方式的链路正在变革:个性化、有感官冲击的内容,更容易影响用户的消费策略。

这一点,从一个个新网红景点的崛起就不难看出:重庆的洪崖洞,被认为是“《千与千寻》原型地”、西安永兴坊也因为“摔碗酒”让人流连——据说,这个曾为“魏征故居”的“小景点”,在2018年春节迎来了两万人的参观。

当爱恨鲜明的市井文化,融入抖音主流群体的新世代个性,微妙的化学反应正在发生。

这些旅游目的地,本就如此有“料”。如果说,抖音平台是一张将鲜美、辛辣恰到好处混合的炒锅,它做到的是,让消费者“足不出门”欣赏到好景,完成了“管中窥豹”的惊鸿一瞥。

那么,抖音直播云旅游,奉上的则是翻台不断的千家席、流动的盛宴——旅游直播,比之狭小直播间有着更强的延展性、人设的吸引力、时间上的延续性,创造出巨大的流量接口,为一个个传统、经典的旅游业产品创造了新的入口,足以成为一时一地旅游发展的推手。


体验经济驱动旅游业供应链的优化

“你写PPT时,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;你看报表时,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;你挤进地铁时,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;你在会议中吵架时,尼泊尔的背包客坐在火堆,一起端起了酒杯。总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,总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,总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。”

这样贴在旅行社门口的广告语,曾打动过无数人背起行囊。而今,当你点开屏幕,一切似乎尽在手掌:你既可以通过直播听到鳕鱼跃出水面的声音,也能看到金丝猴跃于树间。就算不在火堆旁,那个隔着屏幕侃侃而谈的人,会用最大的诚意告诉你,何为温暖。

旅游业,是一个以体验为出发点和目的的行业。用一个现在流行的词,就是“体验经济。”而抖音直播的价值,恰恰就落在“体验”二字上。

美国经济学者约瑟夫·派恩,在他的《体验经济时代》中写道:“体验的本质是一种创造难忘经验的活动,在这里,消费是一个过程,当过程结束后,体验的记忆将恒久存在。而提供体验的企业和它的员工,必须准备一个舞台,像是表演一样的展示体验。”

已经进入“完成时”的事实是:直播景点、云上旅游等,成了新的大型流量接口;而正在“进行时”的事实是:随着AR、VR等技术的革新,在某种意义上,已经能够贴近,甚至创造出堪比在地旅游的独特体验了——你不用管排队、也不用“交学费”,摄制技术、赏心悦目的解读带给人的享受,突破了传统的场景限制,创造出了新的“场景”。

这是一种“身未动,心已远”,一种颅内的“高潮”。

在这一背景的引导下,直播,作为前端的平台性的工具,不仅仅带来了关注量和人流,也能为后端产品的销售延伸出新的出口:清明小长假期间,横店影视城、沙坡头旅游景区、河南老君山风景名胜区等景区,已经实现了线上门票销售。


一场旅游产业链的变革,正在出现

一个最显著的进步就是,商家能获得的“消费者建议”更多了。在与广大“云玩家”的对话中,线下的旅游产品可以更加了解旅游业中核心消费者的口味,迸发出新的想象力——你会明白作为旅游主力的90后消费者们到底喜欢的是什么,什么该留、什么该舍去。

甚至是有针对性的打造景点“爆款”——在抖音大火的大唐不夜城“皮卡晨”小姐姐就是一个绝好的先例。如今,随着她的抖音粉丝超过了240万,当面欣赏她的“不倒翁舞蹈”、隔着团扇“一亲芳泽”,也成为了游客必选的项目。

透过这个小案例,我们足以看懂抖音如何反向推动了旅游供应链的改善:要满足人们的私人喜好,景点必须具备把一个或几个最抓人的“点”快速扩张成完整的包装,以满足用户多元化的诉求。可以想见,直播平台与景点、OTA甚至是产业链深处合作,形成新的“生态”,会成为下一个“风口”。

而另一方面,抖音云端旅游局项目的崛起,也意味着它对直播间的意义的率先解构。一人、一屏、一屋,不再是标配了。天南海北,雪国或者江南,无疑拥有更开阔的内容。此外,主播也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不仅仅要拥有颜值或者带货的口才,ta必须拥有对一时一地的充分认知、性格开放、热情、会玩、专业……这些,才是直播“体验”的妙处。

这样的现实,不禁让人想起刘慈欣的小说《带上她的眼睛》。小说中,主人公休假去旅游,上级给他的要求是带上“一双眼睛”。这是一副传感眼镜,戴上它,看到的一切图象可以被远方的另一个戴同样传感眼镜的人接收到(和直播太像了)。

而那一头眼睛的主人,是一位被困在地心的英雄。凭借着这双眼睛,主人公“带”英雄游览了地面上的高山、草原、森林,领略了花草、阳光、微风……

某种意义而言,这很像一则对直播的寓言:当技术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解决问题,而是给人们的精神世界带来宽慰,它的产业价值才会最大化。

而此时此刻,这正是抖音直播在疫情期间所实践的。